體脂 繼續往下掉

自從從 23~25% 開始減脂後, 前陣子卡在 體脂 18 左右很久, 偶爾還會回到 20.
雖說 20 的 體脂 多半是因為運動後的水分不夠, 造成 體脂 計測量的 體脂 上升, 不過前陣子還有點難過.
在加強了訓練的內容, 一天至少 5000 公尺, 並減少澱粉的攝取 (除了早餐饅頭或外出, 幾乎不吃飯麵).
這陣子終於降到了 15% 體重約 68.5, 而就算運動後還沒補充水分, 也只是上升到 16 初頭.
不過腹肌不算明顯, 看來我的肌肉都集中在胸及腿, 要更勤的練腹肌及核心了.

關於 erlang 的一些有趣觀點

這幾天查文件偶然看到一些有趣的反駁文 : Erlang is slow: and other rubbish
反駁的就是很久以前看過的討戰文 : How and Why We Switched from Erlang to Python
雖然之前的確看過這篇文章, 但是沒有細看回文, 也沒有追蹤, 只覺得是屁話.
為什麼說那篇是屁話? 看看 Twisted 向 erlang 學習多少, 就可以知道 erlang 在這方面的優秀.

文內當然拿討戰文的論點來比較, 其中打臉最大的大概就是原文說 erlang 的 json lib 超慢, 然後 python 的快 10 倍至少.
這顯然不客觀, 你拿個 erlang 最慢的 json lib 去比一個用 c 寫給 python 的 json lib.
文內就拿出 erlang 的 jiffy 和用 c 寫的 python lib ujson, 兩者其實相差無幾.
jiffy 是 50% 以上的 erlang + 3x% 的 c++ 寫
ujson 是 63% 的 c 寫 + 3x% 的 python 寫
咦, 我們不是在比較 python 嗎?? 怎麼好像是 erlang 跟 c 比?

以下是數據 :
ujson: 1,160ms
jiffy: 1,271ms
simplejson (with C): 1,561ms
json: 2,378ms
mochijson2: 8,692ms
mochijson: 11,111ms
simplejson (no C): 16,805ms

當然這樣連來連去就連到以前我 po 過的文章 Is Erlang a good language choice for performance critical systems when compared to Scala and Go?

我覺得最讓我 欣賞 & 欣慰的就是下面這一段話了 :

The thing is – Erlang is a concurrent programming language, so it’s optimized for concurrency and the problems therein. HiPE optimizes the sequential part of the system, but cannot do anything about schedulers etc, so it does not affect the concurrency characteristics (which it shouldn’t either). HiPE does a really good job, but for sequential mini-benchmarks, HiPE or no HiPE will never be as fast as C++. We do not optimize for that either. Comparing HiPE to i.e. GCH, OCaml or any other common native compiler is really unfair. The other compilers make binaries directly on top of the OS, with no support for massive concurrency in any VM. Not to say that aren’t really good compilers, but they solve a different problem.

Building large systems with Erlang will show the whole picture, not running micro benchmarks. If your business is to sell game-of-life, rannkuch-redux or mandelbrot programs, you will get severely disappointed if trying to make the fastest program in Erlang. If you on the other hand is writing a large server, you will be surprised about what level of concurrency, what uptime and what hardware utilization you will achieve.

So – we are really working on optimization, but not on optimizing benchmarks, but on making it possible to implement highly available, scalable, parallell and concurrent systems.

大意就是, 老兄, 你不要拿香蕉比柳丁, 蘋果比芭樂. Erlang 在 concurrency 仍然是無人能及的.
這是另一篇的 Go 與 Erlang : Some Thoughts on Go and Erlang
也很中肯, 不過可以看到上面有置頂的 UPDATE, 看來哪個國家都有這樣的人啊.
人家明明講得很中肯, 硬要拆解文字來曲解整篇文章的意思.

健康的 站立工作 環境

關於站立工作, 其實自己施行了很久, 但維持的時間都不算太長.
主要原因是站著和坐著之間的切換對我來說太麻煩.

至於為何要切換, 個人認為雙腳一直站著不動沒有比較好.
有當過兵的就知道, 大概就是站哨兩三小時不太能動的那種感覺, 腳會痠.
所以站累了就坐, 坐累了就站.
不過螢幕很多, 很難一天到晚搬來搬去, 所以兩年前就想買電動工作桌.
想要的尺寸都太貴, 問到的都要 3 萬左右, 所以一直沒有下手.
當然也是有便宜版, 氣壓式手動升降桌, 18000 還送椅子, 不過我還是想要電動的.

前些日子剛好看到有人賣張二手工作桌, 雖是二手, 但幾近全新, 價格只要全新的 1/3 左右.
雖然牌子沒聽過, Google 也沒找到, 但品質不錯, 上升下降都很穩, 不會晃.
腳柱跟桌板的用料也不錯, 如果真要擔心就是保固, 壞掉, 維修的問題吧.
桌子尺寸約 180*100 , 空間來說剛好符合我的需求.

不過只有站著還不夠, 就像上述, 站太久腳會痠.
如果讓腳一直動則不同, 大概可以站著工作四五個小時或更久沒問題, 對血液循環和筋骨也比較好.
這種「讓腳動一下」的念頭對我來說會中斷思考 (某人os : 你好多毛喔) .
如果踩著球就不同了, 因為很下意識了.
於是就買了個約一坪的人工草皮.
比較專心的時候就只是踩著球腳前後移動, 腳背夾著球, 甚至只是用兩腳夾住球.
等 Compile 或想休息一下時就做幾個腳法或對牆踢幾下.
個人覺得, 只要碰到球, 就算只是腳踩著, 也能緩慢增加球感, 球感是不進則退啊.
而且光腳丫踩著草皮(雖然是人工)很舒服的.

有人會懷疑這樣能專心工作嗎?
我自己試了一週覺得很不錯, 非常利用時間, 專心度足夠, 又很健康.
不過不是每個人都適用 & 接受就是了.

建置這樣的環境算下來 :
桌子 10000
一坪人工草皮腳墊 1500
球 650

算下來, 比買一個名牌人體工學的椅子還便宜, 又健康呢.

因為 足球 而有點感概

今天踢球偶然碰到了五年前的球友, 那時他比我強得太多, 然而今天和他小踢兩下感覺他球感退步太多太多了.
我的技巧是去了台北之後的兩年慢慢提升, 然而就算最好的時期我, 挑球 100 下起跳, 也沒辦法與那時的他想比較.
現在的他可能挑個 10 下球就掉了, 運運球可能還行, 但要回到以前神奇的水準那可就另當別論了.
可是其實一點也不意外, 看他圓了一圈就知道. 他說他很久沒踢, 都忙工作.
想來大家工作以後 (除非工作很閒) 都很難回到以前的水準了, 我不也是如此嗎?
我也是中斷三年有了, 最近才重新踢, 踢了一個多月才慢慢回到 30 下的水平, 100 下可能要再多努力.
結束後我一人獨自坐著休息, 心裡有種 : 「就算曾經叱詫風雲, 喊水會凍結, 那又如何呢?」
人生不就如此嗎? 開心就好.

把所有 The Flashbulb 專輯買下了

之前買了四張 The Flashbulb 的專輯之後聽了好一陣子, 頗為喜歡.
最近想要嘗試些新的音樂, 所以就聽聽 Flashbulb 其他專輯, 覺得其他的也都很不錯, 於是全部買下.
另外透過 Genius 的推薦, 也購入了 Sounds from the Ground 的 Brightwhitelight.
Genius 也根據早期頗喜歡的 Bugge Wesseloft 推薦了 Elvind Aarset 的專輯, 再點進去又看到也是早期喜歡的 Nils Petter Molvaer.
當初只是單純聆聽, 沒有深入理解, 這次稍微搜尋了一下, 發現他們是一個 jazz band.
Nils Petter Molvaer, Eivind Aarset, Audun Kleive 曾一起工作.
其中一張是 Khmer, 主要為 電子 跟 爵士 的混合.
Khmer 可以算是 Nils ( 簡稱 NPM ) 銷售量最佳的代表作, 可能因為曲風比較偏向傳統 Jazz 而且有貼上 ECM 標籤?
儘管如此, 他們每個人的音樂走向都還是不太一樣.

Eivind Aarset 出身挪威, 比較偏向爵士, 還是 ECM 那種很有意境的音樂, 這類型的音樂以前非常喜歡.
從他和 Jan Garbarek 合作過就知道, Jan 的專輯我可是有全套的.

Nils Petter Molvær 出身挪威, 雖然也是爵士類型, 但被稱作 pioneer of “future jazz”, future jazz
剛接觸到 NPM 時那時碰了一堆 Nu Jazz 的音樂, Nu Jazz 是個統稱, 裡面包含許多如 : electronic jazz, electro-jazz, electric jazz, e-jazz, jazztronica, jazz house, phusion, neo-jazz, future jazz, Jazz-hop, electro-lounge.

Bugge Wesseloft 出身挪威, 音樂類型主要也是爵士, 但我聽過的幾乎都是 Nu Jazz 類型.
Bugge 比較有趣的是他還是個畫家, 而且可以算是 90 年代 Norwegian Jazz scene 的強大影響者.
令我比較意外的是 Jan 竟然和他合作過 I Took Up the Runes , 回去聽這張專輯時, 曲風很 Jan, 但很不 Bugge 啊..
看來可以來聽聽早期 Bugge 的專輯了.

不過 Nu Jazz 還是算小眾, 畢竟是兩者的綜合體, 從搜尋量就知道.

從這些樂手的音樂類型可以發現自己喜歡的音樂風格脈絡轉變, 以及音樂類型趨向.
只懂得聽 pop, 流行音樂的時期就不說了.
最早是喜歡聽 lounge, house, 後來喜歡聽各類型 jazz, 過渡時期就是聽 nu jazz, 現在則是聽 electronic, trip hop, groove.
而這樣的轉變似乎也是從比較大眾, 美式, 慢慢走向北歐風格.

Anyway, 音樂類型太廣太多, 時間 & 金錢有限, 期盼有生之年能親臨現場聽聽這些人的演奏.

現在就先來砸個數千元讓自己耳朵吃冰淇淋, 補充精神糧食吧. :)

肌內效貼布

最近做點功課 & 詢問治療師之後, 開始使用 肌內效貼布 .
也不曉得是貼了 肌內效貼布 的原因, 還是因為治療的原因, 運動表現提升了一半.
腳雖然還是痛, 但不至於像以前那般劇烈.
第一二天貼上去的感覺尤其明顯.
只能說對這種貼布是相見恨晚.

紀錄一下, 如果你有肌肉痠痛的情形, 可以考慮使用 肌內效貼布 看看.
不含藥物, 單純透過物理方式讓肌肉放鬆, 或加強運動表現.
當然, 有沒有痠痛也是能使用的.

都柏林 愛爾蘭 記行

這次去 都柏林 愛爾蘭 主要是半工作, 原本並不打算前往, 因為朋友「強力推薦」之下以放鬆的角度前往.
沒能多待幾天是可惜的.

 

歐洲去過好幾個國家, 包含 英國, 法國, 土耳其, 等等 都柏林 愛爾蘭 算是第一次前往.
在 都柏林 愛爾蘭 的幾天, 因為工作, 多半都在會場和市區, 沒能往郊區是比較可惜.

=關於城市 :
當然啦, 觀光客必去的 Guinness Store House 也是有給他去繞一下.
Guinness Store House 整體來說並沒有太特別, 真的就是觀光景點, 有點像參觀台灣酒廠的感覺.
不過因為和 認識以來一直有緣但沒機會深入的 Matt 一起去, 旅程添色不少.
我們算是從 Guinness House 一路走回去, 路程約 30~40 分鐘, Matt 因為飛機先行離開.
一路上回去的街景, 比如 thomas street 附近, 讓我感覺有點像在 NewYork 的 Soho 區還是哪的錯覺, 可能去過太多地方, 都有種似曾相似.
John’s Lane Church 算是從 Guinness Store House 回來看到的第一個 church, 不過沒有進去.
St. Audoen’s Church 是第二個, 不過很可惜的沒有開放參觀.

其他去有進去逛的分別是 :
St. Patrick’s Cathedral 聖派屈克大教堂
Christ Church Cathedral 基督教會座堂
St Teresa’s Church 聖德肋撒堂

去了這幾個教堂, 讓我有種置身在中古世紀的感覺.
如果有玩過惡靈古堡系列, 應該就更有感覺.
雖然美國跟台灣也都有教堂, 但歐洲的教堂就是不一樣, 非常有味道.
其中我最喜歡的是 St. Patrick’s Cathedral, 可能因為有花錢 & 花比較久的時間逛, 哈哈.

我一直很喜歡逛這些歷史古蹟, 就像外國人來台灣喜歡逛廟宇一樣.
當看著古物, 瀏覽這些歷史, 就能沈浸其中, 腦海中可以浮現一幕幕的畫面.
如果把畫面和許多中古世紀的小說 (比如 上帝之柱) 結合在一起, 就更生動了.
台灣因為歷史不長, 所以沒有太多東西可以追憶.
當然我也不是只喜歡歐美文化, 去大陸我也很喜歡去古鎮, 比如江南小鎮. ;)

接下來的途中經過一段石子路, 應該可算是 Temple Bar 的區域.
大約在 Essex St 附近有許多藝術相關店, 展示間 (ex: Exchange Dublin).
我很幸運的碰到兩個攝影展, 展場人員說他們只在這裡展三天, 然後就離開都柏林去別的國家展了.
裡面有著非常多傑出的攝影作品, 還有很多攝影書, 都是台灣少見, 讓我想買了.
雖然我對藝術不甚了解, 但很喜歡觀賞藝術, 欣賞美的事物這應該是人的天性.
要說 Dublin 市區中最喜歡哪區, 應該就是這了.
台灣近年來雖然也有很多藝文活動, 但我覺得都太過「故意」, 有點像是為了文化創意而文化創意.
以台中來說我就很討厭人人喜歡的勤美區.
台中的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就好非常多, 至少展覽都有一定水準, 也不會太過集中於某類.
台北的華山就不用說的列入拒絕往來, 相較之下民生社區自然許多.
Dublin 這就是很自然的藝術融入生活中.

 

都柏林 最熱鬧的 O’connell Street 就完全是 Shopping, 附近的 Henry Street, Abbey Street, Mary Street 很多可以逛.
我們沒有太多時間可以好好逛, 倒是有逛到一個 George St Market Arcade 舊市集, 同行的 BlueT 挖到好多寶, 樂得呢.
這附近店挺多, 我逛到其中一間一件很普通的 t-shirt 要 150 歐元, 真是嚇到.
相較於這昂貴的 t-shirt, 其實後來逛到一些大賣場 t-shirt 只要 1.99 歐元, 以質感來說比台灣便宜了.
只能說歐美的物價也可以是差距很大.

如果想要吃飯喝酒, 就前往 Temple Bar 區域.
這部分因為我們沒時間前往, 我也沒有去, 所以就不多作介紹.
有心得的朋友請務必告訴我哪裡有當地美食, 如此, 下次造訪可以前往.

 

= 關於人 :
因為活動, 和許多外國人接觸, 其中也有當地人, 聊了很多奇怪的東西.
白天的活動也可以見到很多人, 但比較難深入, 最多是在產品, 公事上.
因為展場太大, 但活動時間有限, 光是要把每攤掃一遍就逛不完了.
而擺攤的人因為來來去去的人多, 不可能只跟你聊, 很多人都有問題想問他們, 不管是好奇或是商機.
但整體來說熱情度都不夠, 尤其是 alpha 階段, 似乎比 beta 還更缺乏熱情.
不過也是有頗為扯蛋的, 海報, demo, dm 全都沒有, 空口說白話, 說要募資 3 億歐元, 熱情是夠了, 但缺乏說服力.

雖然擺攤是辛苦, 因為最後一天我有”稍稍”幫朋友的攤位招攬生意, 因為一直講英文沒有停, 就覺得累.
而有些攤是兩天或三天都有展出, 但顧攤位的就同樣那幾個人.
不過還是得說, 看過這些創業者之後就不難理解, 為何新創公司的存活率如此低了.

其中有遇到兩個創業家, 他們做 Social 相關 app, 才剛開始一兩週就有數萬人註冊.
閒聊的過程充滿激情與熱情, 當然也帶點天真, 不過相較於場內 80% 的人, 他們算很不錯了.
特別的是他們還在公司上班, 這次參展是請假來, 所以不但沒辦法多留幾天順便放鬆, 甚至連活動沒結束就得馬上搭機回去.
交談過程我說 pub crawl 才是精華所在, 連主辦單位都如此宣傳 : 「募資就是要在 pub crawl」並舉出去年, 前年, 募資成功的案例都是在晚上.
他們大嘆失算了.
我們分享很多創業心得, 互留聯絡方式, 算是頗為友善的一對拍檔.

 

活動晚上有很多的 pub crawl, 場地之大, 人數之多, 可以包下整條街, 所以走在路上隨便搭訕一個都可以聊起來.
相較於前兩天包下 1x 間酒吧, 最後一天因為很多人提早離開了, pub 只有三間, 也因為如此, 間間爆滿.
四個晚上我算是去了三個, 只能說還是第一天最熱鬧.

台灣除了台北活動較多, 常參加活動的可能比較 ok, 大部份的人應該都不習慣.
不過就個人參與台北活動的經驗, 台灣人多數都還是圍繞在比如講者旁問問題, 或是一群人圍在一起然後幾個比較多話的講話, 其他靜靜旁邊聽.
無論如何, 我自己是還蠻喜歡這種場合的.

印象最深的莫過於兩個芬蘭朋友, 會與他們相遇完全是偶然.
雖然整條街被包下來, 但 pub 類型很多, 有些鬧哄哄, 根本聽不到別人講話, 而且沒有禁煙, 活像被丟了煙霧彈攻堅, 我第一間進去的就是這樣.
後來轉到隔壁巷子的小酒吧, 看到一桌只有三個人, 剛好有個位子, 我就上前詢問加入.
可能因為他們本來就認識, 我是個陌生人, 一開始他們還不太理我, 不過彼此問過產品及自我介紹後就開始熱絡.
開始喝酒吃東西之後就開放了, 果然, 酒喝了人就開放了, 哪國人都一樣.
我們越喝越多, 越聊越開心, 中途不斷有朋友加入, 大家氣氛很好.

有時位子上太多人加入, 我就換桌去和別人哈拉.
多數外國人都很自然, 就像老朋友見面般, 雖然一開始還是談產品, 自我介紹, 但真的什麼都聊.

約一點多, 人漸稀少, 我就和兩位芬蘭朋友越聊越開心, 也許看我倒幾杯就喝幾杯, 於是問我是不是「drinker」
回答「是」, 換來的是一堆免費的 Whiskey, Vodka, Travel around the world, 然後還有一堆奇奇怪怪, 小杯的都是一杯乾.
喝到後來, 雖然我只有六分醉, 另一位芬蘭人倒了, 但另一位非常清醒, 活像沒喝過酒一樣, 只能說(北歐) 芬蘭人真的很厲害.
我們也轉換了兩三個酒吧, 到最後他朋友完全掛了, 我們也就回去休息.
這兩位芬蘭朋友, 讓我想起以前在美國時遇到德國人也很厲害, 下午就開始拿 1x% 的啤酒當水喝, 喝到晚上繼續喝, 很強大.

 

後續幾天也有遇到不一樣的朋友.
比如有遇到一個年輕有為的創業家, 才 22 歲, 就賣了間公司, 現在則在創立新公司, 他是在排隊要進入 pub 時認識 & 聊起來的.
他一臉就非常友善, 我們原本在一家有表演的 pub 觀賞表演, 但後來我想與人接觸而不是看表演, 於是轉換戰場.
我們到了另一個酒吧, 和許多不一樣的人接觸, 還遇見幾個 黑色腕帶.

另一個則是美國矽谷某大行銷公司的副總裁, 賣了好幾間公司, 現在則是在這間公司當 VP.
和他談論了許多創業的辛苦, 過程, 精彩, 當然也有許多八點黨戲碼, 比如背叛.

有遇到當地愛爾蘭人建議我們一定要去郊外走走, 因為 Dublin 位於愛爾蘭中心, 開車到愛爾蘭的東西南北其實都不遠.
那位愛爾蘭人講得天花亂墜, 口沫橫飛, 一直有新地名出現, 有段時間我嚴重懷疑他真的在講英文嗎? 我整個完全聽不懂.

也有遇到技術咖, 和他閒聊技術的東西發現也是個 backend, 我就把我實作上遇到的問題請教他, 他越討論越 high, 還拉他朋友進來一起討論.
可惜的是因為方向不同, 所以沒能提供太多創新意見,不過很感謝他們.

當然也是有些自以為是不想理你的, 不過多數來說只要你敢開口, 就可以聊出些什麼.

 

= 關於美食 :
因為這次時間緊湊, 沒辦法花太多時間逛逛.
值得一提的是有位當地人推薦 O’Neill’s Pub 非常道地.
我們去了兩次, 除了一次朋友因為不慎點到太多馬鈴薯, 整體來說可以給 90 分.
我點一次是羊膝, 以及牛肉, 口味非常獨特, 連當地人都很常造訪.
我們第二次去剛好有橄藍球賽, 我們不看球也看不懂, 不過想看也沒位子.
雖然 O’Neill’s Pub 不是運動酒吧, 但你能感受到外國運動酒吧的熱情, 這是台灣少有的.
啤酒的話則是能嘗試則盡量嘗試.
我除了去 Guniness Bar 喝了 Guniness ,以及會場中有免費 Guniness, 其他一律都點沒看過的.
實在太多了, 每種都非常新鮮好喝.
台灣現在也喝得到很多比利時啤酒, 不過比起這些比利時啤酒, 歐洲 (至少我喝到的) 這的除了因為生啤酒而有「新鮮」的優勢, 更有著不一樣的口感.
像我喜歡多變, 果酸, 溫潤, 層次豐富, 但不喜歡嗆辣, 這裏的很多啤酒都很適合.

不像衣服, 他們這的食物並不便宜, 像 O’Neill’s Pub 一餐要 15 起跳, 加個飲料就要 18~20.
我們也有吃中式快餐料理, 雖然相對便宜, 但也要 6~7 歐元, 還只是盤吃不太飽的炒麵.
離開愛爾蘭的早上也有在機場吃早餐, 差不多是 10 歐元左右的價位.
而超市或便利商店的東西平均來說也不算便宜.

這次旅程 免費+被請+花錢 大概喝了有 30~40 杯(啤)酒, 平均一天 6~7 杯, 一杯算 4 歐元就好.
假設有一半是自己花錢的, 我花了 25*4*50 = 5000 元, 回來算了一下有點嚇到.
不過個人認為把握當下, 在有能力的範圍內犒賞自己一下沒什麼問題的.
何況自己除了吃吃喝喝, 其實完全沒有買任何東西.
這趟來回機酒門票,所有花費 6 萬左右, 如果不包含門票, 其實 5 萬左右. 算很省了.

最後還是得感謝一下邀請我前往的朋友, 「希望他們能賺大錢」這樣的祝福應該對他們來說最為實際了.
下次旅行不曉得什麼時候. 希望是日本短期居留三個月. 來規劃一下.

看足球,學英文 足球的英文 術語

踢球很久, 但英文從來沒想過怎麼講.

在國外也是人到, 下場踢, 踢得好大家拍手, 這樣而已.

偶然, 突然要 youtube 查某個足球技巧的影片, 無奈中文沒有, 於是用英文查查.

看到這篇 足球的英文 就把它 copy 過來好了, 順便學一下英文.

 

(1)場地名稱
field / pitch 足球場
midfield 中場
backfield 後場
kickoff circle / center circle 中圈
halfway line 中線
touchline / sideline 邊線
goal line 球門線
end line 底線
penalty mark (點球)罰球點
penalty area 禁區(罰球區)
goal area 小禁區(球門區)

(2)球隊稱謂
coach 教練
head coach 主教練
football player 足球運動員
referee 裁判
lineman 巡邊員
captain / leader 隊長
forward / striker 前鋒
midfielder 前衛
left midfielder 左前衛
right midfielder 右前衛
attacking midfielder 攻擊型前衛(前腰)
defending midfielder 防守型前衛(後腰)
center forward 中鋒
full back 後衛
center back 中後衛
left back 左後衛
right back 右後衛
sweeper 清道夫,拖後中衛
goalkeeper / goalie 守門員
cheer team 啦啦隊

(3)足球技術 
kick-off 開球
bicycle kick / overhead kick 倒掛金勾
chest-high ball 半高球
corner ball / corner 角球
goal kick 球門球
handball 手球
header 頭球
penalty kick 點球
place kick 定位球
own goal 烏龍球
hat-trick 帽子戲法
free kick 任意球
direct free kick 直接任意球
indirect free kick 間接任意球
stopping 停球
chesting 胸部停球
pass 傳球
short pass 短傳
long pass 長傳
cross pass 橫傳
spot pass 球傳到位
consecutive passes 連續傳球
take a pass 接球
triangular pass 三角傳球
flank pass 邊線傳球
lobbing pass 高吊傳球
volley pass 淩空傳球
slide tackle 鏟球
rolling pass / ground pass 地滾球
flying header 跳起頂球
clearance kick 解圍
shoot 射門
close-range shot 近射
long shot 遠射
offside 越位
throw-in 擲界外球
block tackle 正面搶截
body check 阻擋
fair charge 合理衝撞
diving header 魚躍頂球
dribbling 盤球,帶球
clean catching (守門員)接高球
finger-tip save (守門員)托救球
deceptive movement 假動作
break through 突破
kick-out 踢出界

(4)足球戰術
set the pace 掌握進攻節奏
ward off an assault 擊退一次攻勢
break up an attack 破壞一次攻勢
disorganize the defence 攪亂防守
total football 全攻全守足球戰術
open football 拉開的足球戰術
off-side trap 越位戰術
wing play 邊鋒戰術
time wasting tactics 拖延戰術
4-3-3 formation 433陣型
4-4-2 formation 442陣型
beat the offside trap 反越位成功
foul 犯規
technical foul 技術犯規
break loose 擺脫
control the midfield 控制中場
set a wall 築人牆
close-marking defense 盯人防守

(5)比賽方式 
half-time interval 中場休息
round robin 循環賽
group round robin 小組循環賽
extra time 加時賽
elimination match 淘汰賽
injury time 傷停補時
golden goal / sudden death 金球制,突然死亡法
eighth-final 八分之一決賽
quarterfinal 四分之一決賽
semi-final 半決賽
final match 決賽
preliminary match 預賽
one-sided game 一邊倒的比賽
competition regulations 比賽條例
disqualification 取消比賽資格
match ban 禁賽命令
doping test 藥檢
draw / sortition 抽籤
send a player off 判罰出場
red card 紅牌
yellow card 黃牌
goal 球門,進球數
draw 平局
goal drought 進球荒
ranking 排名(名次)